国学导航後漢書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 

後漢書卷七十八  宦者列傳第六十八

 

  易曰:「天垂象,聖人則之。」〔一〕宦者四星,在皇位之側,故周禮置官,亦備其數。閽者守中門之禁,〔二〕寺人掌女宮之戒。〔三〕又云「王之正內者五人」。〔四〕月令:「仲冬,命閹尹審門閭,謹房室。」〔五〕詩之小雅,亦有巷伯刺讒之篇。〔六〕然宦人之在王朝者,其來舊矣。將以其體非全氣,情志專良,通關中人,易以役養乎?〔七〕然而後世因之,才任稍廣。其能者,則勃貂、管蘇有功於楚、晉,〔八〕景監、繆賢著庸於秦、趙。〔九〕及其敝也,則豎刁亂齊,伊戾禍宋。〔一0〕

  〔一〕 易繫辭之文也。

  〔二〕 周禮曰:「閽人掌守王宮中門之禁。」鄭玄注云:「中門,於外內為中也。閽即刖足者。」

  〔三〕 周禮曰:「寺人掌王宮之內人及女宮之戒命」也。

  〔四〕 周禮曰:「寺人掌王之正內五人。」注云:「正內,路寑也。」

  〔五〕 鄭玄注月令云:「奄尹,主領奄豎之官者也。於周(禮)則為內宰,掌理王之內政、宮令,誡出入開閉之屬也。」

  〔六〕 毛詩序曰:「巷伯,刺幽王也。寺人傷於讒,而作是詩也。」毛萇注云:「巷伯,內之小臣也。」

  〔七〕 關,涉也。中人,內人也。

  〔八〕 勃貂即寺人披也。一名勃鞮,字伯楚。左傳曰,呂、郤畏偪,將焚公宮,殺晉文公。寺人披見公,以難告,遂殺呂、郤。新序曰:「楚恭王有疾,告諸大夫曰:『管蘇犯我以義,違我以禮,與處不安,不見不思,然而有得焉,吾死之後,爵之於朝』」也。

  〔九〕 史記曰,商君入秦,因孝公寵臣景監以求見。又曰,藺相如為趙宦者令繆賢舍人,趙求人使報秦者,未得,繆賢曰:「臣舍人藺相如可使也。」著庸謂薦鞅及相如也。

  〔一0〕左傳曰,齊桓公卒,易牙入,與寺人貂因內寵以殺群吏而立公子無虧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