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学导航燕京岁时记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 

 

燕京岁时记

(清)富察敦崇



  ◎元旦

  京师谓元旦为大年初一。每届初一,于子初后焚香接神,燃爆竹以致敬,连霄达巷,络绎不休。接神之后,自王公以及百官,均应入朝朝贺。朝贺已毕,走谒亲友,谓之道新喜。亲者登堂,疏者投刺而已。貂裘蟒服,道路纷驰,真有车如流水马如游龙之盛,诚太平之景象也。是日,无论贫富贵贱,皆以白面作角而食之,谓之煮饽饽,举国皆然,无不同也。富贵之家,暗以金银小锞及宝石等藏之饽饽中,以卜顺利。家人食得者,则终岁大吉。

  按,《荆楚岁时记》:正月一日,先于庭前燃爆竹以避山臊恶鬼。又《玉烛宝典》:正月一日为元日,亦云三元,岁之元、时之元、月之元。

  ◎八宝荷包

  每至元旦,凡内廷行走之王公大臣,以及御前侍卫等,均赏八宝荷包,悬于胸前,部院大臣不预此例。

  ◎祭财神

  初二日,致祭财神,鞭炮甚夥,昼夜不休。

  ◎破五

  初五日谓之破五,破五之内不得以生米为炊,妇女不得出门。至初六日,则王妃贵主以及各宦室等冠帔往来,互相道贺。新嫁女子亦于是日归宁。春日融和,春泥滑氵达,香车绣宪,塞巷填衢。而诸商亦渐次开张贸易矣。

  ◎人日

  初七日谓之人日。是日天气清明者则人生繁衍。

  按,东方朔《占书》:岁后八日,一日鸡,二日犬,三日豕,四日羊,五日牛,六日马,七日人,八日谷。其日清明,则所生之物育,阴则灾。

  ◎顺星

  初八日,黄昏之后,以纸蘸油,燃灯一百零八盏,焚香而祀之,谓之顺星。十三日至十六日,由堂奥以至大门,燃灯而照之,谓之散灯花,又谓之散小人。亦辟除不祥之意也。

  按,《帝京景物略》:正月十三日,家以小盏一百八枚,夜燃之,遍散井灶、门户、砧石,曰散灯。其聚如萤,散如星。富者灯四夕,贫者灯一夕止,又甚贫者无。此条所记与今大略相同,但未得其详细耳。

  ◎打春(节令无定期,姑录于正月之内,馀仿此)

  打春即立春,在正月者居多。立春先一日,顺天府官员至东直门外一里春场迎春。立春日,礼部呈进春山宝座,顺天府呈进春牛图。礼毕回署,引春牛而击之,曰打春。是日富家多食春饼,妇女等多买罗卜而食之,曰咬春,谓可以却春困也。

  谨按,《礼部则例》载:立春前一日,顺天府尹率僚属朝服迎春于东直门外,隶役舁芒神土牛,导以鼓乐,至府署前,陈于彩棚。立春日,大兴、宛平县令设案于午门外正中,奉恭进皇帝、皇太后、皇后芒神土牛,配以春山。府县生员舁进,礼部官前导,尚书、侍郎、府尹及丞后随,由午门中门入,至乾清门、慈宁门恭进,内监各接奏,礼毕皆退。府尹乃出土牛环击,以示劝农之意。又《涌幢小品》载,前明正统中,每岁立春,顺天府别造春牛春花进御前及仁寿宫,凡三座。每座用金银珠翠等物,费钱九万余。景皇即位,谕明年春日当复增三座。宛平坊民相率陈诉,乃以时花充用。

  ◎灯节

  自十三以至十七均谓之灯节,惟十五日谓之正灯耳。每至灯节,内廷筵宴,放烟火,市肆张灯。而六街之灯以东四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,工部次之,兵部又次之,他处皆不及也(兵部灯于光绪九年经阎文介禁止)。若东安门、新街口、西四牌楼亦稍有可观。各色灯彩多以纱绢玻璃及明角等为之,并绘画古今故事,以资玩赏。市人之巧者,又复结冰为器,栽麦苗为人物,华而不侈,朴而不俗,殊可观也。花炮棚子制造各色烟火,竞巧争奇,有盒子、花盆、烟火杆子、线穿牡丹、水浇莲、金盘落月、葡萄架、旗火、二踢脚、飞天十响、五鬼闹判儿、八角子、炮打襄阳城、匣炮、天地灯等名目。富室豪门,争相购买,银花火树,光彩照人,车马喧阗,笙歌聒耳。自白昼以迄二鼓,烟尘渐稀,而人影在地,明月当天,士女儿童,始相率喧笑而散。市卖食物,干鲜俱备,而以元宵为大宗。亦所以点缀节景耳。又有卖金鱼者,以玻璃瓶盛之,转侧其影,大小俄忽,实为他处所无也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前明灯市在东华门王府街东,崇文街西,亘二里许,南北两廛,即今之灯市口也。市之日,凡珠玉宝器以逮日用微物,无不悉具。衢中列市,棋置数行,相对俱高楼。楼设氍逾帘幕,为宴饮地。一楼每日赁值至有数百缗者,皆豪贵家眷属也。灯则有烧珠、料丝、纱、明角、麦秸、通草等,乐则有鼓吹、杂耍、弦索等,烟火则以架以盒,盒有械寿带、葡萄架、珍珠帘、长明塔等。自初八日起,至十八日止,乃十日,非五日也。至百货坌集,乃合灯与市为一处。今则灯归城内,市归琉璃厂矣。

  ◎筵九

  十九日谓之筵九。每至筵九,皇上幸西厂子小金殿筵宴,看玩艺贯跤。蒙古王公请安告归。臣工之得著貂裘者,尽于是日脱去,改穿白锋毛矣。民间无事可纪,游赏白云观者谓之会神仙焉。

  按,《帝京景物略曰》:燕九又曰宴邱。今则曰筵九,究未知其孰是。

  ◎开印

  开印之期,大约于十九、二十、二十一三日之内,由钦天监选择吉日时,先行知照,朝服行礼。开印之后,则照常办事矣。

  ◎打鬼

  打鬼本西域佛法,并非怪异,即古者九门观傩之遗风,亦所以禳除不祥也。每至打鬼,各喇嘛僧等扮演诸天神将以驱逐邪魔,都人观者甚众,有万家空巷之风。朝廷重佛法,特遣一散秩大臣以临之,亦圣人朝服阼阶之命意。打鬼日期,黄寺在十五日,黑寺在二十三日,雍和宫在三十日。

  按,《宸垣识略》:东黄寺在安定门外镶黄旗教场,顺治八年奉敕就普净禅林兴建,康熙二十三年重修。寺西有琉璃门,曰清净化城。后有石坊二座,石台一座,石塔一座,高八丈,雕镂精工,上有金伞,光华夺目。相传为班禅佛塔。班禅佛又曰瘢疹佛,盖因出痘而示寂也。塔傍有经幢四,乃乾隆四十八年彭元瑞书;御制清净化城记,在台东,系满、汉、蒙、梵四体字。塔后有楼曰慧香阁。雍和宫在东直门内北新桥正北里许,乃世宗宪皇帝藩邸也,登极后命名曰雍和宫。黑寺在德胜门外西北三里许,前寺曰慈度,后寺曰察罕喇嘛庙。所谓黑寺者,盖指铁色琉璃而言,今亦无之矣。后寺有铁香亭一,乃康熙乙卯年造。

  ◎填仓

  每至二十五日,粮商米贩致祭仓神,鞭炮最盛。居民不尽致祭,然必烹治饮食以劳家人,谓之填仓。

  按,《北京岁华记》云:二十五日人家市豕牛羊肉,恣餐竟日,客至苦留,必尽饱而去,谓之填仓。此条所记与今大略相同。惟富贵之家从未有食牛肉者,亦未有客至苦留之说,乃记者一隅之论也。

  ◎大钟寺

  大钟寺本觉生寺,以大钟得名,盖岁时求雨处也。每至正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十日。十日之内,游人坌集,士女如云。长安少年多驰骤车马以为乐,超尘逐电,劳瘁不辞。一骑之费,有贵至数百金者。岂犹有金台市骏之遗风欤!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华严钟铸于前明永乐时,高一丈五尺,径一丈四尺,纽高七尺,厚七寸,重八万七千斤。内外勒楷字法华经一部,字大五分,密如比栉,乃学士沈度书。嘉靖间悬于万寿寺。后言者谓京城白虎方,不宜有金声,乃彻楼卧钟于地。国朝乾隆八年,移置于觉生寺,即所谓大钟寺也。在德胜门外七里,土城西北曾家庄。雍正十一年建钟楼,高五丈,下方上圆,四面皆窗,后有旋梯,左升右降。钟悬于中,竟体纯铜,端正细腻,诚至宝也。惜未听其一鸣耳。前殿有雍正十二年翰林院编修张若霭撰碑。

  ◎白云观

  白云观在阜成门外西南五六里,其基最古,自金元以来即有之。观内万古长春四字,尚传为邱长春所书。每至正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十九日。游人络绎,车马奔腾,至十九日为尤盛,谓之会神仙。相传十八日夜内必有仙真下降,或幻游人,或化乞丐,有缘遇之者,得以却病延年。故黄冠羽士,三五成群,趺坐廊下,以冀一遇。究不知其遇不遇也。观内老人堂一所,皆道士之年老者居之,虽非神仙而年过百龄者时所恒有,亦修养之明征也。观后有亭园一区,乃近年所构,其先无之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白云观乃元太极宫故墟,内塑邱真人像,白无须眉。正月十九日,都人致酹祠下,谓之燕九节。真人登州栖霞人,名处机,号长春子。年十九,为全真,学于宁海之昆仑山。岁在己卯,元太祖自奈曼遣使召之;使者未至,真人语其徒曰:“速促装,天使召我,我当往。”翌日使者至,乃与弟子十八人同往,经数十国,行万余里,始达雪山。太祖时方西征,日事攻战。真人每言:欲一天下者,必在乎不嗜杀人。及问为治之方,则告以敬天爱民为本。问及长生久世之道,则以清心寡欲为要。太祖大悦,命左史书诸策。真人乞东还,遂赐号曰神仙,封为大宗师,掌管天下道教,使居燕之太极宫。后改为长春宫,即今之白云观也。真人年八十,尸解仙去。

  ◎曹老公观儿

  曹老公观在西直门内路北。每至正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半月,游人亦多。惟殿宇坍塌,墙垣不整,古佛零落,殊无可观。有碑二,左刻乾隆御制七律二首,右无字,后殿有铁香炉一,乃前明万历辛卯年造。中殿有铁香池一,乃崇祯九年管理御马营太监孙继武等造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曹老公观名崇元观,乃明曹化淳兴建,国朝乾隆二十三年重修。规模壮丽,法相庄严。百余年来,倾圮殆尽,无复旧观矣。或谓化淳兴时有窖金,藏之观中,以备将来重修之用。故京师有“里七岁,外七步,观儿倒,观儿修”之谣,然其言究无验也。

  ◎厂甸儿

  厂甸在正阳门外二里许,古曰海王村,即今工部之琉璃厂也。街长二里许,廛肆林立,南北皆同。所售之物以古玩、字画、纸张、书帖为正宗,乃文人鉴赏之所也。惟至正月,自初一日起,列市半月。儿童玩好在厂甸,红货在火神庙,珠宝晶莹,鼎彝罗列,豪富之辈,日事搜求,冀得异宝。而红货之内以翡翠石为最尊,一搬指翎管,有价至万金者。翡翠之外并重料壶,然必须官窑古月轩者方为上品,新料不足道也。盖玩好之物,风尚不同,乾隆间重珊瑚,贱碧霞玺。后又重碧霞玺。近更重翡翠石及料壶。风雅之士亦间有重旧玉者。笛头剑隔,古色盎然,而真伪殊不易辨。故予尝曰:“物而能言,免去许多聚讼。”盖指此也。至于旧磁一类,甚属寥寥,已多为外洋买去矣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琉璃厂东有辽御史大夫李内贞墓,乃乾隆三十六年工部郎中孟氵皓得其志石于土中,有葬于海王村之语。

  ◎东西庙

  西庙曰护国寺,在皇城西北定府大街正西。东庙曰隆福寺,在东四牌楼西马市正北。自正月起,每逢七、八日开西庙,九、十日开东庙。开庙之日,百货云集,凡珠玉、绫罗、衣服、饮食、古玩、字画、花鸟、虫鱼以及寻常日用之物,星卜、杂技之流,无所不有。乃都城内之一大市会也。两庙花厂尤为雅观。春日以果木为胜,夏日以茉莉为胜,秋日以桂菊为胜,冬日以水仙为胜。至于春花中如牡丹、海棠、丁香、碧桃之流,皆能于严冬开放,鲜艳异常,洵足以巧夺天工,预支月令。其于格物之理,研求几深,惜未有著书者耳。尝观泰西农学书中,谓一粒之获可得十万粒,如以花之法之,定能远过其上。但是人工既贵,灌溉亦难,以之治玩好则可,以之治稼穑则断断乎其不能也。即如冬瓜、王瓜、茄子、扁豆之类,皆能于严冬栽植,色味俱佳。但价值太昂,不能尽人而食,是亦不能行之明证也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护国寺元曰崇国寺,明曰大隆善护国寺,今只曰护国寺。乃元丞相脱克脱之故宅。寺中千佛殿旁立一老髯,幞头朱衣;一老妪,凤冠朱裳,即其夫妇之像。今已无存矣。隆福寺乃前明景泰四年建,役夫万人。寺中白石台栏,乃英宗南内翔凤殿故物也。本朝雍正元年重加修葺,用世宗御制碑文,较之护国寺尚为完整(隆福寺于光绪二十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毁于火)。

  ◎土地庙

  土地庙在宣武门外土地庙斜街路西。自正月起,凡初三、十三、二十三日有庙市。市无长物,惟花厂鸽市差为可观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土地庙,其基最古,有前明万历四十三年碑,称曰古迹老君堂都土地庙。辽金时庙在都城东门之外,今莫得其方向矣。

  ◎花儿市

  花儿市在崇文门外迤东。自正月起,凡初四、十四、二十四日有市。市皆日用之物。所谓花市者,乃妇女插戴之纸花,非时花也。花有通草、绫绢、绰枝、摔头之类,颇能混真。花市之外亦有鸽市,在廛北小巷内。

  按,《居易录》:京师花儿市鬻黄鸽二,毛羽作黄金色,索价甚高云云。盖京师多好蓄鸽,种类极繁,其寻常者有点子、玉翅、凤头白、两头乌、小灰、皂儿、紫酱、雪花、银尾子、四块玉、喜鹊花、跟头花、脖子、道士帽、倒插儿等名色。其珍贵者有短嘴、白鹭莺、白乌牛、铁牛、青毛、鹤秀、蟾眼灰、七星、凫背、铜背、麻背、银楞、麒麟、斑西、云盘、蓝盘、鹦嘴、白鹦嘴点子、紫乌、紫点子、紫玉翅、乌头、铁翅、玉环等名色。凡放鸽之时,必以竹哨缀于尾上,谓之壶卢,又谓之哨子。壶卢有大小之分,哨子有三联、五联、十三星、十一眼、双筒、截口、众星捧月之别。盘旋之际,响彻云霄,五音皆备,真可以悦耳陶情。至前辈所谓架鸽者,今无之矣。又《余氏辨林》云:“京师孟春之月,儿女多剪彩为花或草虫之类插首,曰闹嚷嚷,即古所谓闹装也。是即绫绢花之滥觞欤!

  ◎小药王庙、北药王庙

  小药王庙在东直门内路北,北药王庙在旧鼓楼大街。自正月起,每朔日、望日有庙市,市皆妇女零用之物,无甚可观。

  ◎耍耗子、耍猴儿、耍苟利子、跑旱船

  京师谓鼠为耗子。耍耗子者,水箱之上,缚以横架,将小鼠调熟,有汲水钻圈之技,均以锣声为起止。耍猴儿者,木箱之内藏有羽帽乌纱,猴手自启箱,戴而坐之,俨如官之排衙。猴人口唱俚歌,抑扬可听。古称沐猴而冠,殆指此也。其余扶犁跑马,均能听人指挥。扶犁者,以犬代牛;跑马者,以羊易马也。苟利子即傀儡子,乃一人在布帷之中,头顶小台,演唱打虎跑马诸杂剧。跑旱船者,乃村童扮成女子,手驾布船,口唱俚歌,意在学游湖而采莲者,抑何不自愧也!凡诸杂技皆京南人为之,正月最多。至农忙时则舍艺而归耕矣。

  ◎太阳糕(以下二月)

  二月初一日,市人以米麦团成小饼,五枚一层,上贯以寸余小鸡,谓之太阳糕。都人祭日者,买而供之,三五具不等。

  ◎龙抬头

  二月二日,古之中和节也。今人呼为龙抬头。是日食饼者谓之龙鳞饼,食面者谓之龙须面。闺中停止针线,恐伤龙目也。

  ◎春分

  春分前后,官中祠庙皆有大臣致祭,世家大族亦于是日致祭宗祠,秋分亦然。

  按,《月令广义》云:“分者半也,当九十日之半也,故谓之分。夏冬不言分者,天地间二气而已,阳生于子,极于午,即其中分也(立春至立夏九十日)。

  ◎清明

  清明即寒食,又曰禁烟节。古人最重之,今人不为节,但儿童戴柳祭扫坟茔而已。世族之祭扫者,于祭品之外,以五色纸钱制成幡盖,陈于墓左。祭毕,子孙亲执于墓门之外而焚之,谓之佛多,民间无用者。

  按,《析津志》云:辽俗最重清明,上自内苑,下至士庶,俱立秋千架,日以嬉戏为乐。自前明以来,此风久革,不复有半仙之戏矣。又《岁时百问》云: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净明洁,故谓之清明。至清明戴柳者,乃唐高宗三月三日祓禊于渭阳,赐群臣柳圈各一,谓戴之可免虿毒。今盖师其遗意也。

  ◎卖小油鸡、小鸭子

  二月下旬,则有贩乳鸡、乳鸭者,沿街吆卖,生意畅然。盖京师繁盛,鸡骛之属日须数万只,是皆以人力育之,非自乳也。执此业者名曰鸡鸭房,在齐化门、东直门一带。

  ◎三月三(以下三月)

  俗谓栽壶卢者,必于三月三日下种,否则结实不繁。

  ◎蟠桃宫

  太平宫在东便门路南,门临护城河。因庙内有西王母之像,故曰蟠桃宫。每届三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三日,游人亦多。然较之白云观等。则繁盛不如矣。

  ◎东岳庙

  东岳庙在朝阳门外二里许。除朔望外,每至三月,自十五日起,开庙半月。士女云集,至二十八日为尤盛,俗谓之扌覃尘会。其实乃东岳大帝诞辰也。庙有七十二司,司各有神主之。相传速报司之神为岳武穆,最著灵异。凡负屈含冤心迹不明者,率于此处设誓盟心,其报最速。阶前有秦桧跪像,见者莫不唾之,已不辨面目矣。后阁有梓潼帝君,亦著灵异,科举之年,祈祷相属。神座右有铜骡一匹,颇能愈人疾病。病耳者则摩其耳,病目者则拭其目,病足者则抚其足。阁东有甲胄之像数,半身没于地中,俗传为杨家将云云,究不知其为何神也。庙中道教碑乃元翰林院承旨赵孟頫所书,字画虽真,丰神已失,想为俗工凿治矣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东岳庙乃元延中建,以祀东岳天齐仁圣帝。前明正统中,益拓其宇,两庑设七十二司,后设帝妃行宫。本朝康熙三十七年,居民不戒而毁于火。特颁内帑修之,阅三岁而落成。殿阁廊庑,视旧加饬。乾隆二十六年复加修葺,规制益崇。故至今只谒东陵时,必于此拈香用膳焉。

  ◎潭柘寺

  潭柘寺在浑河石景山西栗园庄北,去京八十余里。每至三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半月,香火甚繁。庙中万山中,九峰环抱,中有流泉,蜿蜒门外而没。有银杏树者,俗曰帝王树,高十余丈,阔数十围,实千百年物也。其余玉兰修竹、松柏菩提等,亦皆数百年物,诚胜境也。其先戒律极严,荤酒莫入。近则酒炙纷腾,无复向时清净矣。有灵蛇二,曰大青小青,与秘魔崖相仿佛,殊不知是一是二。所谓柘木者,仅存数尺,与元妙严公主拜佛砖同为古迹。凡至寺者必观此数事焉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潭柘寺在罗岭平原村,去京城西北九十里。晋曰嘉福,唐曰龙泉。京师谚曰:“先有潭柘,后有北京。”盖寺之最古者。本朝康熙间,更名岫云寺。寺故海眼,佛殿基即潭也。唐华严师在山说法,神龙施潭为寺,一夕大风雨,潭成平地。今潭徙而涓涓者不绝。柘久枯,高七八尺,覆以瓦亭。龙去而子犹存,青色,长五尺,大如碗,时出现。

  ◎戒台

  凡游潭柘者,必至戒台。盖戒台无定期,惟六月六日有晾经会,纵人游观,而游者卒鲜。盖天气既热,又多大雨也。寺名万寿,在潭柘东南,以松胜。故京师论游者,必与潭柘并称焉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万寿寺在马鞍山,唐武德中建,曰慧聚寺。明正统间改今名。有康熙、乾隆御书联额。寺有戒台,乃辽咸雍间僧法均始开,明正统中敕如幻律师说戒立坛焉。坛在殿内,以白石为之。寺后有太古、观音、化阳、庞涓、孙膑五洞,寺西五里有极乐峰。

  ◎天台山

  天台山在京西磨石口,车马可通。即翠微山之后山也。每岁三月十八日开庙,香火甚繁。寺门在南山之麓,寺在北山之巅,相去几至里许。沿山有流泉三四,涓涓不穷。所谓魔王者,语多荒诞不经,无从考其出处矣。

  ◎换季

  每至三月,换戴凉帽,八月换戴暖帽,届时由礼部奏请。大约在二十日前后者居多。换戴凉帽时,妇女皆换玉簪,换戴暖帽时,妇女皆换金簪。

  ◎黄花鱼、大头鱼

  京师三月有黄花鱼,即石首鱼。初次到京时,由崇文门监督照例呈进,否则为私货。虽有挟带而来者,不敢卖也。四月有大头鱼,即海鲫鱼,其味稍逊,例不呈进。

  ◎舍缘豆(以下四月)

  四月八日,都人之好善者,敢青黄豆数升,宣佛号而拈之。拈毕煮熟,散之市人,谓之舍缘豆。预结来世缘也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京师僧人念佛号者,辄以豆记其数。至四月八日佛诞生之辰,煮豆微撒以盐,邀人于路请食之,以为结缘。今尚沿其旧也。

  ◎万寿寺

  万寿寺在西直门外五六里,门临长河,乃皇太后祝厘之所。每至四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半月。游人甚多,绿女红男,联蹁道路。柳风麦浪,涤荡襟怀,殊有天朗气清、惠风和畅之致。诚郊西之胜境也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万寿寺在广源闸西。明万历五年建,本朝乾隆十六年、二十六年两次重修。出门之内为钟鼓楼、天王殿,殿后为万寿阁,再后为禅堂。堂后有假山,假山上为大士殿,下为地藏洞。山后为无量寿佛殿、三圣殿,又后为后楼。楼前松桧皆数百年物。光绪初年毁于火。最后为菜圃,圃有水车二。光绪二十年重修行宫,并菜圃而圈入矣。

  ◎西顶

  西顶娘娘庙在万寿寺西八九里。每至四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半月,繁盛与万寿寺同。山门中四天王像,神气如生,狰狞可畏。座下八鬼怪,尤觉骇人。凡携小儿者多掩其目而过之。庙有七十二司神,皆绘画,非塑像也。每开庙时特派大臣拈香,与丫髻山同,他处无之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西顶碧霞元君庙在京西蓝靛厂前,明万历年建,国朝康熙五十一年重修,改名曰广仁宫。

  ◎妙峰山

  妙峰山碧霞元君庙在京城西北八十余里。山路四十余里,共一百三十余里。地属昌平。每届四月,自初一日开庙半月,香火极盛。凡开山以前有雨者谓之净山雨。庙在万山中,孤峰矗立,盘旋而上,势如绕螺。前可践后者之顶,后可见前者之足。自始迄终,继昼以夜,人无停趾,香无断烟。奇观哉!庙南向,为山门,为正殿,为后殿。后殿之前有石凸起,似是妙峰之巅石。有古柏三四株,亦似百年之物。庙东有喜神殿、观音殿、伏魔殿,庙北有回香亭。庙无碑碣,其原无可考。然自雍乾以来即有之,惜无记之者耳。进香之路日辟日多。曰南道者,三家店也。曰中道者,大觉寺也。曰北道者,北安合也。曰老北道者,石佛殿也。近日之最称繁盛者,莫如北安合。人烟辐辏,车马喧阗,夜间灯火之繁,灿如列宿。以各路之人计之,共约有数十万。以金钱计之,亦约有数十万。香火之盛,实可甲于天下矣。

  ◎{髟丫}髻山

  {髟丫}髻山碧霞元君庙在京城东北怀柔县界。每至四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半月,繁盛亚于妙峰,而山景过之。都人谓之东山。

  ◎北顶(东顶附)

  北顶碧霞元君庙在德胜门外土城东北三里许。每岁四月有庙市,市皆日用农具,游者多乡人。东顶在东直门外,与北顶同。

  ◎榆钱糕

  三月榆初钱时,采而蒸之,合以糖面,谓之榆钱糕。四月以玫瑰花为之者,谓之玫瑰饼。以藤萝花为之者,谓之藤罗饼。皆应时之食物也。

  ◎黄鹂

  四月末花事将阑,易增惆怅。惟柳阴中莺声婉啭,如鼓笙簧,殊有斗酒双柑之乐。惟月余则去,不能久住耳。古诗云:“黄栗留鸣桑椹美。”黄鹂既鸣,则桑椹垂熟,正合今京师节候。

  ◎芦笋、樱桃

  四月中芦笋与樱桃同食,最为甘美。古诗云“芦笋生时柳絮飞”,“紫樱桃熟麦风凉”。均与今京师时令最为符合。

  ◎凉炒面

  四月麦初熟时,将面炒熟,合糖拌而食之,谓之凉炒面。

  ◎玫瑰花、芍药花

  玫瑰,其色紫润,甜香可人,闺阁多爱之。四月花开时,沿街唤卖,其韵悠扬。晨起听之,最为有味。芍药乃丰台所产,一望弥涯。四月花含苞时,折枝售卖,遍历城坊。有杨妃、傻白诸名色。是二花者,最为应序,虽加以难カ之力,不能易候而开,是亦花中之强项令矣。

  ◎端阳(以下五月)

  京师谓端阳为五月节,初五日为五月单五,盖端字之转音也。每届端阳以前,府第朱门皆以粽子相馈贻,并副以樱桃、桑椹、荸荠、桃、杏及五毒饼、玫瑰饼等物。其供佛祀先者,仍以粽子及樱桃、桑椹为正供。亦荐其时食之义。

  按,《续齐谐记》:屈原以五月初五日投汨罗江,楚人哀之,至此日,以竹筒子贮米,投水以祭之,以楝叶塞其上,以彩丝缠之,不为蛟龙所窃。是即粽子之原起也。

  ◎雄黄酒

  每至端阳,自初一日起,取雄黄合酒晒之,用涂小儿额及鼻耳间,以避毒物。

  ◎天师符

  每至端阳,市肆间用尺幅黄纸,盖以朱印,或绘画天师钟馗之像,或绘画五毒符咒之形,悬而售之。都人士争相购买,粘之中门,以避祟恶。

  按,《后汉·礼仪志》: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,以止恶气。是即天师符之由来欤!

  ◎菖蒲、艾子

  端午日用菖蒲、艾子插于门旁,以禳不祥,亦古者艾虎蒲剑之遗意。

  ◎彩丝系虎

  每至端阳,闺阁中之巧者,用绫罗制成小虎及粽子、壶卢、樱桃、桑椹之类,以彩线穿之,悬于钗头,或系于小儿之背。古诗云:“玉燕钗头艾虎轻。”即此意也。

  按,《风俗通》云:五月五日以彩丝系臂,辟鬼及兵,令人不病瘟。一名长命缕,一名续命缕。

  ◎剪彩为葫卢

  又端阳日用彩纸剪成各样葫卢,倒粘于门阑之上,以泄毒气。至初五午后,则取而弃之。

  ◎赐葛

  内廷王公大臣至端阳时,皆得恩赐葛纱及画扇。

  ◎城隍出巡

  四月二十二,宛平县城隍出巡。五月初一日,大兴县城隍出巡。出巡之时,皆以八人肩舆,舁藤像而行。有舍身为马僮者,有舍身为打扇者,有臂穿铁钩悬灯而导者,有披枷带锁俨然罪人者。神舆之旁,又扮有判官鬼卒之类,彳亍而行。亦无非神道设教之意。

  ◎过会

  过会者,乃京师游手,扮作开路、中幡、贡箱、官儿、五虎棍、跨鼓、花钹、高跷、秧歌、什不闲、耍坛子、耍狮子之类,如遇城隍出巡及各庙会等,随地演唱,观者如堵,最易生事。如遇金吾之贤者,则出示禁之。

  ◎都城隍庙

  都城隍庙在宣武门内沟沿西,城隍庙街路北。每岁五月,自初一日起,庙市十日。市皆儿童玩好,无甚珍奇,游者鲜矣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都城隍庙,在前明时以每月朔望及二十三日有庙市。市之日,陈设甚夥,人生日用所需,精粗毕备。羁旅之客,持阿堵入市,顷刻富有完美。书画古董,真伪错陈,其他剔红填漆旧物,自内廷阑出者,尤为精好。其初所索甚微,后其价十倍矣。至于窑器,最贵成化,次则宣德。杯盏之属,初不过数金,嗣则成窑酒杯至博银百金。宣德香炉,所酬亦略如之。庙系元世祖至元十七年创建,前明重修之,本朝雍正四年、乾隆二十八年又重修之。光绪初年,庙毁于火,碑皆煅裂。所谓各直省城隍像者,零落殆尽。近惟将正殿修复,以便春秋祭享,余尚残破如故也。

  ◎南顶

  南顶碧霞元君庙在永定门外五六里,西向。左右有牌坊二,左曰广生长养,右曰群育滋藩。皆乾隆三十八年重修时御书。每至五月,自初一日起,开庙十日,士女云集。庙虽残破,而河中及土阜上皆有亭幛席棚,可以饮食坐落。至夕散后,多在大沙子口看赛马焉。

  按,《宸垣识略》云:南顶以南之河名凉水河,桥名永定桥。土阜名九龙山,乃乾隆间疏浚凉水河时堆成。环植桃柳万株,开庙时游人皆敷席携,群饮其下。近则土阜虽存而桃柳零落矣。

  ◎十里河

  十里河关帝庙在广渠门外。每至五月,自十一日起,开庙三日,梨园献戏,岁以为常。

  ◎瑶台

  瑶台即窑台,在正阳门外黑窑厂地方。时至五月,则搭凉篷,设茶肆,为游人登眺之所。亦南城之一古迹也。

  谨按,《日下旧闻考》:黑窑厂为明代制造砖瓦之所。本朝均交窑户备办,此厂遂废。其地坡垅高下,蒲渚参差,都人士登眺,往往而集焉。

  ◎磨刀雨

  京师谚曰:“大旱不过五月十三。”盖五月十三乃俗传关壮缪过江会吴之期,是日有雨者谓之磨刀雨。

  ◎分龙兵

  京师谓五月二十三日为分龙兵。盖五月以后,大雨时行,隔辙有雨,故须将龙兵分之也。

  按,宋陆佃《埤雅》云:世俗五月谓分龙雨曰隔辙雨,言夏雨多暴至,龙各有分域,雨往往隔辙而异也。是分龙之说已见于宋,但为日不同耳。宋谓四月二十日为小分龙,五月二十日为大分龙。大晴主旱,大雨主涝。

  ◎恶月

  京师谚曰:善正月,恶五月。

  按,《荆楚岁时记》:五月俗称恶月,多禁忌。忌曝床荐席及修盖房